按:《树王》承袭前作,立意似乎更甚,更富有想象力,更生动,对自然和人物的刻画入木三分。

※·※(一)※·※

知青中,李立是好读书的人。

吃完了饭,李立提议来个营火晚会。

生产队就在大山缝脚下,从站的地方望上去,森林的林子似乎要压下来,月光下只觉得如同鬼魅。

“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建设祖国,保卫祖国,改变一穷二白。”

“把没用的树砍掉,种上有用的树。”

※·※(二)※·※

山上原来极难走。

我忽然觉得这山像人脑的沟回,只不知其中思想着什么。又想,一个国家若都是山,那实际的面积比只有平原要多很多。

李立反插了腰,深深地吸一口气,说:“伟大。改造中国,伟大。”大家都同意着。

我生平从未见过这样大的树。

※·※(三)※·※

第三天,大家便开始上山干活。活计自然是砍树。千百年没人动过这原始森林,于是整个森林长成一团。树都相互躲让着,又都互相争夺着,从上到下,无有闲处。

李立原并不十分强壮,却有一股狠劲,是别人比不得的。

队上发刀的头一天,我便用了三个钟头将刀磨得锋快。人有利器,易起杀心。上到山上,逢物便砍,自觉英雄无比。只是一到砍树,刃常常损缺。

他想了想,看看了手,伸给我一只,说:“苦的很,你摸摸,苦的很,大比武,苦的很。”我摸一摸肖疙瘩的手。这手极硬,若在黑暗中触到,认为是手的可能性很小。而且这手的指头短而粗。肖疙瘩将手背翻过来,指甲极小,背上的肉也如一层石壳。

磨刀 学习如何正确磨刀 送磨刀石

※·※(四)※·※

砍倒了山顶的巨树

树明明倒了,却没有巨大的声响。

我忽然觉得风冷,回过神来,才觉出一身凉汗,见大家也都有些缩头缩脑,开始有话,只是低低的地说。

天更暗了,月亮不再黄,青白地照过来,一山的断树奇奇怪怪。

※·※(五)※·※

给六爪买糖

月光仍旧很亮,我不由站在场上,四下望望。目力所及的山上,树都已经翻倒,如同尸体,再没有初来时的神秘。

※·※(六)※·※

山上的树木终于都被砍倒。每日早晨的太阳便觉得格外刺眼。

原来肖疙瘩本是贵州的一个山民,年轻时从家乡入伍。部队上见他顽勇,又吃得苦,善攀登,便叫他干侦察。62年部队练兵大比武,肖疙瘩成绩好,于是被提为一个侦察班长。

渐渐不能明白为什么要将好端端的森林断倒烧掉,用有用的树换 有用的树,半斤八两的账算不清,自然有些怀疑怨言

“李立也是抽风,说是要砍对面山上那颗树王,破除迷信。”

李立不以为然,站起来说:“重要的问题是教育农民。旧的东西,是要具体去破的。树王砍不砍,说到底,没什么。可是树王一倒,一种观念就被破除了,迷信还在其次,重要的是,人在如何建设的问题上将会思想为之一新,得到净化。”

李立叫了支书,支书并不拿刀,叫了队长,队长也不拿刀,大家一齐上山。

※·※(七)※·※

一张白纸,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

学生们造反,皇帝都拉下马了,人家砍了头说是有个碗大的疤。你砍了头,可有碗大的疤?就是有,你那个疤值几个钱?糊涂!

原来护着树根的这个矮小汉子,才是树王!

支书说:“砍吧!总归是要砍,学生们有道理,不破不立,砍。”

※·※(八)※·※

砍树 砍倒 树王

大树整整砍了四天,肖疙瘩也整整在旁边守了四天,一句话不说,定定地看刀在树上起落。

我坐了一会儿,见肖疙瘩如无魂的一个人,只有悄悄回来。

※·※(九)※·※

防火带终于锄好,队长宣布要烧山了。

   这一章的描写精彩至极   

大伙霎时封了山顶,两边的火撞在一起,腾起几百丈高,须仰视才见。那火的顶端,舔着通红的天底。我这才明白,我从未真正见过火,也未见过毁灭,更不知新生。

山上是彻底地沸腾了。数万棵大树在火焰中离开大地,升向天空。

※·※(十)※·※

这之后,肖疙瘩便一病不起。

我每日去看他,日见其枯缩。原来十分强悍而沉默的一个汉子,现在沉默依旧,强悍却渐渐消失。

大火烧失了大家的精神,大家又似乎聚德要有个结果,才得寄托。

“”我的女人与娃儿不识字,我不行了,要写一封书信给他,说我最后还是对不起他,请他原谅我先走了——”

葬的地方肖疙瘩也说过,就在离那棵巨树一丈远的地方。大家抬了棺材上山,在树桩根边挖了坑,埋了。那棵巨树仍仰翻在那里,端口刀痕累累,枝叶已经枯掉,却不脱落,仍有鸟儿飞来立在横倒的树身上栖息。

当天便有大雨。

一座山秃秃的,尚有未烧完的大树残枝,黑黑的立着,如果宇宙有箭飞来,深深射入山的裸体,只留黑羽箭尾在外面。

肖疙瘩的骨殖仍埋在原来的葬处。这地方渐渐就长出一片草,生白花。有懂得的人说:这草是药,极是医得刀伤。大家在山上干活时,常常歇下来望,便能看到那棵巨大的树桩,有如人跌破后留下的疤;也能看到那片白花,有如肢体被砍伤,露出白白的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