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凡人这本书其实是六神磊磊公众号里若干文章的合集,虽然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但是却很有意思,适合无聊的时候消遣。

王重阳和林朝英的真正问题,在于不会谈恋爱。
他们就这样不咸不淡的互相顶着帖,挥霍着年华岁月,还以为这就算是在谈恋爱。

你也很体面,我也很体面,但是我们的爱情,只收获了一个永远寂静的朋友圈。

读到雪山飞狐的时候,是真爱程灵素,远远超过袁紫衣,电视剧也同样。

程灵素:她对敌人狠,对朋友义,对爱人忠,气度磊落,坦荡豁达。

女士们都在习惯性的仰攻,二流人物的女徒弟,总是想方设法撬一流人物的男徒弟。

江湖上还有一个规律:越是往基层走,男士就越容易被剩下,而女士反而越不愁嫁。在哪些江湖二三流的门派中,姑娘很抢手,根本不用担心被剩下。最容易被剩下的,反而是程英。

程英出场不久,对杨过暗生情愫,在宣纸上写”既见君子 云胡不喜”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

程英和郭襄都有点过于理想,最后前者只得到了一句“兄妹之情,皓如日月”,后者只得到一句“咱们就此别过”。

康敏从来就不清楚自己真正要什么,不断的开辟新战场,把自己在旧战场的缴获轻易的就拼光了。

“戚芳困境”:女人的一次背叛,不能用另一次背叛来救赎。

阿紫变成不良少女,主要是因为成长环境太差。几乎完全相同的环境,程灵素却长成了和阿紫完全相反的人:善良、仁爱、宽容、绝不滥杀无辜、心灵十分健全,为什么?唯一的解释就是程灵素有一个师傅——毒手药王。药王对于程灵素的影响不在于教诲,而在于另外两个方面:一是自身超强的学术水平,二是以身作则的宽厚人格。

在金庸的小说里,记叙了一个让人不忍卒读的故事:一位叫做欧阳锋的执着的古籍善本收藏家最后发了疯。

在江湖上,有一个名字最狂野、最张狂的教派,叫做日月神教。但讽刺的是,这个组织的头目东方不败先生完全没有这种功能。

金兵有狼牙棒,俺们有天灵盖。

那个江湖上已经没有了伟大的武功,只剩下一些伟大的公公。

成王败寇是一种残忍的公平。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当这八个大字的旗帜高高飘扬在襄阳城上时,郭靖已经是整个江湖的道义领袖和精神导师。

杨过原本是郭靖-黄蓉家族的成员,而且是郭靖极为看重的嫡系。郭靖送他去全真教拜师,本来是想让他开一家分公司,没想到杨过反而被另一家大企业古墓派猎获,另立门户,后来和郭家一度要决裂。

第三次华山论剑,它名义上的主题是祭奠洪七公,而它实质上的主题是郭靖-黄蓉联盟一统江湖的加冕礼。

数十年过去,华山论剑终于从五湖四海的英雄争霸,变成了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内部聚会,那所谓东南西北的名号,也从天下豪杰誓死争夺的地盘和版图,变成了郭靖-黄蓉联盟内部商量着分的蛋糕。

如果郭靖-黄蓉加载有纹章,那么一定是这样的:上空飞舞着双雕,背景是巍峨的华山,衬底的是雄伟的襄阳城。

余沧海在攻入群玉院的时候撞见了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余掌门向他发出了振聋发聩的正义质问:嫖妓宿娼,是甚么行径?但他实在不好意思质问别人“杀人全家,是什么行径”,因为他杀过林震南全家,也不好意思质问别人“抢人钱财,是什么行径”,因为他侵吞人家福威镖局的财产,也不好意思质问别人“夺人武功,是什么行径”,因为他抢过人家的辟邪剑谱。

侠客行和连城诀是相反的两部书。
在一个复杂的世界里,做聪明人无疑是好事,但是在一个太过复杂的世界里,做一个笨人或许也是不坏的选择。

小圈子里的大人物,一大显著特点是对批评的容忍度往往比较低。但是他们在关起门来面对自己村里的人的时候,会显得无比自信。

他们越不擅长什么,就越教人家什么。

尊重你自己的行业,尊重你的禀赋特长。

教主常常是最不忠实的员工,这种事发生在各行各业,就好像编写星座知识的人往往最不信星座一样。

对于粉丝而言,有两样东西最敏感,道德感和自尊心。

他们的崇拜是一种高利贷。他们对你的喜爱,很容易转化为愤怒,他们付出了尊敬后,会聚精会神、小心翼翼地等待着回报。如果这种预期的回报没有出现,他们就会用十倍的怨毒让你补偿。

往往开会的人越多,会议越不重要。

各大门派说,纸是有限的,而钱是无限的,以无限的钱买有限的纸,能不涨价嘛?然而不要忘记了,侠客也是有限的。人们总是下意识的觉得,纸张有限,侠客很多。有一些过剩,是门派性的过剩,有一些短期,是江湖性的短缺。

历史的答案总是隐藏在云雾之中,凡人最难看清楚的,就是当下的时代在历史中所处的位置。


后记
其实一本书读完就读完了,这本小书应该是去年早些时候买的,初看挺有意思的,再看觉得那一层意思更浓了,我觉得所有文章中读懂华山论剑写的最好,而《射雕英雄传》:一个关于收藏的故事最有意思。今天整理桌子又看到了这本书,遂记录其间只言片语,这本书以后应该不会再拿起了,因为很多东西意思意思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