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大概十几年前就看过老人与海这本书,当时看完之后知道这本书讲了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一位老人出海钓鱼,终于钓到一条大鱼后却被鲨鱼们夺走的故事。继而没什么印象了,在今年年初的时候看到作家榜经典文库出了本鲁羊翻译的新版本就顺手买下了,花了半天的时间看完,这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此刻坐在书桌前的我,看到角落上这本老人与海,有了写这篇小短文的冲动。

这本书很多人耳熟能详,很多人(读者或者是现当代知名作家)把它视为为无法逾越的经典,还有一些人则嗤之以鼻,觉得整本书空洞、磨叽、无聊之至。在这里,我不愿意对这样的一本书做出任何评价,因为阅读从来都是个人的事情,而且随着人的阅历和心境的改变多次阅读同一本书的体验也会完全不同。值得一提的是,作家榜这个版本的老人与海,除了外面的塑封外我不喜欢外,硬封精装以及插图设计都还是挺亮眼的,其实这就是我买下它的理由。

无可否认海明威是位伟大的作家,《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作者保罗·柯艾略在自序里盛赞海明威是位通晓了宇宙语言的伟大作家并向之致敬。如果使用百度百科或者是维基百科简单的了解过海明威,也许会深以为然。

这本书讲了个非常简单的故事:老人钓鱼。里面角色很少,主要有:老人、男孩、其他同行、迪马齐、海燕、马林鱼、鲨鱼、以及最后出场的女人。一位朋友读完整本书后都没搞清楚老人钓到的是条什么鱼,其实是条巨大的大马林鱼。

我个人对这本书的感受是:   孤独      挫败   

我几乎能对老人的孤独感同身受,独自一人孤舟一片在大海中漂零,他多么希望男孩在自己身边,他甚至同海燕说话还自言自语,啰里啰嗦简直疯了。其实这就是孤独,没有深切经历过的人或许很难体会到这种处境下人何以会自言自语,与海鸟对话。我体验过,所以读完之后并不觉得絮絮叨叨,反而一种巨大的真实扑面而来。因为人孤独至极的时候,真的是会自言自语与万物对话,甚至万念俱灰。

挫败是什么意思?书里最广为流传的话,不是那句“人可以被毁灭,但是不能被打败”吗?这很正能量啊,完全可以打印出来或者制作成横幅挂在天安门广场,这完全就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映射啊。真的是这样吗?老人被打败了吗?还是被毁灭了? 我的阅读感受告诉我的恰恰相反,我觉得老人被打败了,但没有被毁灭。 我觉得这本书揭示了一个最最重要的事实就是:我们费劲一切努力终于成功了,可成功之后要面对才是真正的挑战。我们往往只关注一个人如何当上CEO 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这前半段,殊不知走上巅峰之后映入眼前的满眼都是下坡路…. 王子和灰姑娘终于在一起了,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这是童话故事里的结局,王子和灰姑娘还要在一起生活几十年,真的就幸福圆满完美无缺吗?哈哈,生活真的很残酷。

鲁羊先生在后记中写道:一个作家,无论他用什么语言写作,若能写出一部人类之书,就是莫大的荣耀,这本书是海明威最后的绝唱。其中的意象和语言,精密和结实,壮阔而哀伤。这本书和其他真正的杰作一样,以一喻万,言之不能尽,思之不能竭。所谓真正的杰作,几乎就是这样一种物质,不能被分解,不能被改造,不能被提炼,它必须整体呈现。

我觉得上面这段话精彩至极。

※※ 摘录部分 ※※

他是个老人,孑然一身,驾着小船,在墨西哥湾流中钓鱼,如今已经是连续第八十四天一无所获了。
老人睁开眼睛,那一瞬间,他好像从非常遥远的地方回来。

每一条船都驶向了他们认为有鱼的地方。

他记不起自己究竟什么时候开始,在独处的时候,大声对自己说话。

他回头望去,早已看不到陆地。
依靠哈瓦那的灯火,他总能顺利回港。

任何人到了老年,都不应该孤单。

他开始同情他钓到的这条大鱼,它既美妙又奇怪。

他大声说:“要是男孩在这儿就好了!”

“鱼啊”,他说,“我很爱你,也很尊重你。可是今天结束之前,我一定要杀死你。”

他放眼向海面上望去,发现自己此刻竟如此孤单。

那条鱼竭尽全力要对付的,只不过是我一个人的决心和智慧。

他认定,只要自己有足够的决心,就能打败所有人。

从他来到海上到现在,太阳正第三次升起来,而那鱼就在此时转起了圈子。当鱼转到第三圈,他看见了它。

我不过是凭着诡计才占了上风,而它对我却毫无恶意。

鲨鱼的出现并非偶然。

“它吃了差不多有四十多磅。”老人大声说。它还带走了我的鱼叉,他想。而且我的鱼现在又开始流血,会引来其他的鲨鱼。

他不想朝那条鱼再多看一眼,因为它已经残缺不全,当那条鱼遭到袭击的时候,就仿佛他自己遭到了袭击。

太美好的事情无法长久。
不过,人不是为失败而生的。
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

世上每一种事物都以某种方式在杀死其他的事物。钓鱼这件事无疑在杀死我,同时让我活下来。

“它们吃掉了这条鱼的四分之一,而且都是最好的肉”,他大声说,“我真希望这是一场梦,我从来没有钓到过这条鱼。”

他不愿意去看那条大鱼。他知道,大鱼的一半已经被吃掉了。

他知道自己终于被打败,没有任何补救的余地了。

等他驶进小港,露台饭店的灯光全熄灭了,他知道所有的人都已经上床睡觉了。海风一步步加强,此刻刮得更猛了。港湾里却是静悄悄的,他将小船靠到礁岩处有鹅卵石的地方。没有人帮忙,他只能尽力将小船靠上去。然后他走下船来,将她牢牢地拴在一块岩石上。

他拔出桅杆,把帆卷起,扎好。然后他扛起桅杆,向岸上爬去,现在他才知道自己有多累。他驻足片刻,回头看去,在街灯反射过来的光线下,他看见那条大鱼的尾巴,壮观地树立在小船的船尾后面。他看见那鱼的脊骨像一条裸露的白线,还有黑暗一团的头部和向前伸出的细长的尖嘴,而在头尾之间,那鱼已是空无一物。